010-85590811

廖海军案开庭重审:我希望终有一天能还我清白



 廖海军案开庭重审:我希望终有一天能还我清白

05-26 13:55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 张曼双

 

廖海军(左)与律师李长青(右)庭审结束,走出唐山市中院  

5月26日,廖海军再次站在了唐山市中院的门口,距离第一次来到这里已经过去17年了。第一次来到唐山中院,廖家一家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而这一次廖海军希望人生能够迎来另一次转折。

十天以前,伴随着女儿的降生,廖海军的人生角色又多了一个,在6年前这是廖海军想都不敢想的。

1999年,17岁的河北唐山少年廖海军被指控杀害两名女童,其后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在服刑11年之后,2010年,廖海军被取保候审,顶着“杀人犯”的罪名暂时恢复了“自由之身”。

从17岁入狱到29岁放出来,再到顶着“杀人犯”的头衔生活了6年,廖海军的愿望又多了一个——希望家人能够平平安安,他的心里一直还有一个心愿是丢掉“杀人犯”的烙印,还他自己以及父母一个清白。

5月26日,廖海军案在唐山市中院开庭重审。这距离河北省高院发回重审已过6年,这6年里发生了很多事,廖海军的父亲离世,母亲整日奔波申诉头发变花白,而廖海军试着慢慢融入了社会。廖海军激动地对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说,“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26日下午1点左右,经过4小时的庭审,廖海军走出了唐山中院的大门,他突然很雀跃且振奋,“庭审结束后,我对案子有了很大的信心。”

随后,廖海军对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讲述了这17年的遭遇。

“讯问时遭到刑讯逼供 当时撞墙想了结自己”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被抓时你才17岁,心里有没有害怕。

廖海军:当时其实是困惑多于害怕,我不知道为什么警察要抓我们一家人,完全没意识到是跟杀人案有关。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警方讯问时有没有刑讯逼供。

廖海军:嗯,有。我记得当时警察把我的双手在头顶处反手捆着,捆得很痛,我觉得我的手臂都要废了,每捆半小时就给我松开一次,手腕都被勒出血了,有时候还让我脱了裤子,用警棍打我双腿。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刑讯逼供时你是什么心情。

廖海军: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拿头去撞墙,想着就这样了结了算了。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案子判决了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就上诉。

廖海军:案子判下来的时候,我和我父母都已经被关押了4年零7个月了,我想着再过5个月我父母就能出狱了,听别人说如果我上诉的话,我父母可能要被加刑,只要父母能够早点出狱就好,就让我一个人在里面折腾吧!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父母出来后你有没有想着上诉?

廖海军:肯定是有啊,我一直坚信我的案子能够翻过来,我每天都想着还我还有父母一个清白,所以我在牢里开始写申诉书,写了无数封给了狱警,但是都没有回音。

“出狱那天我忍不住哭了,一直哭一直哭”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有想到服刑11年后还能出来吗?

廖海军:我知道自己最后终是会出狱的,只是没想到会在2010年。在牢里,我的刑期本来也已经减刑了。不过听到我被保释的消息时,真的特别高兴,对我的案子又有了极大的信心。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出狱那天你是什么样的状态?

廖海军:我记得当时我整个人是懵的,我感觉我就像个机器人一样,脑子一片空白,出狱那天父母就在监狱外等我,还有唐山中院的工作人员,他们让我签了各种文件后就走了,只留下我跟爸妈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哭了,然后一直哭一直哭,哭到被带回家洗了个澡,心情才平复了。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在监狱里待了11年,刚出来后有没有适应?

廖海军:不适应的方面太多了,刚进去的时候我才17岁,在里面度过了成长最好的时候,出来都快30了,还一无所有,也没有文凭和技能,完全跟社会脱轨了。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你花了多长时间才适应外面的生活?

廖海军:花了1年的时间吧,那一年我也处于取保候审的时期,不能出我们小县城,在村里大家都知道我是杀人犯,也常常有很多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一度很难走出来,后来家里的亲戚给我买了手机,教我学会了用手机发短信、发微信,我又遇到了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我现在的老婆,她慢慢开导我,鼓励我。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为什么取保候审结束后就果断离开了家乡? 

廖海军:我当时一心想着我的案子,觉得我的案子肯定有希望了,我就想去大城市看看能不能找到帮助我的人,然后在大城市也好找工作赚钱,为我的案子做准备。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找工作的时候有没有因有前科碰过壁?

廖海军:碰壁的时候多了去了,我记得有一次去北京应聘一个保安的工作,因为我有前科就把我辞退了,但是我打工的钱基本都被我投入到案子中去了,我到处去找人咨询,找人帮助。

“等了6年我常常感到失望难过,觉得案子没希望了”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保释出来后,这6年你为翻案做了哪些事?

廖海军:这6年,我去过唐山、北京、秦皇岛,在这些地方打工赚钱糊口,连带着上访,也到处找人求助,甚至在网上发布过关于我案子的求助信息。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你接到唐山中院的重审消息后是什么感受?

廖海军:我当时觉得很高兴啊,等了6年终于要重审了,本来之前一直没有重审的消息,很失望,这次得到消息后,我又对自己的案子有了信心。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等待的这6年里,心情是如何的?

廖海军:刚开始出来的时候是很有信心的,觉得既然原审判都被撤销了,那案子肯定有希望,前3年我都是抱着这样的希望等着重审,但是等到后面,我常常感到失望难过,觉得案子没希望了,他们就是想这样拖着我吧。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目前生活状态如何,还满意吗?

廖海军:现在我在秦皇岛找了份销售工作,也算是安定了下来,去年和我最心爱的女人结了婚,前不久才生下了女儿,虽然有了完整的家庭,有了正常的生活,但是因为我有前科,很难找到一份薪水丰厚的工作来养这个家,现在我的压力还很大,也很对不起我的老婆和孩子,至今还让她们和我一起租住在南戴河一个小村子了,因为这里租金便宜,一年才2000元,但我还是希望能够给家人更好的生活。

“我最大的诉求就是还我清白之身”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4小时的庭审结束后你感觉如何。

廖海军:我觉得经过庭审后特别有信心,我觉得案子肯定能翻过来了。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法院有没有当庭宣判。

廖海军:没有当庭宣判,说了择日宣判,具体期限多久法院没说,不过我会一直等到结果出来。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有没有做最坏情况的打算?

廖海军:没有,我就觉得信心特别大,没想坏结果。我就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讲了事实,检方也没有在庭上提供新证据,而我们这边提交了很多新的证据和证言。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这次重审你最大的诉求是什么?

廖海军:就是还我清白之身。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现在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廖海军:首先就是希望我的家人能够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我能够给他们更好的生活,其次最重要的当然还是我的案子,希望终有一天能够还我清白,给我一个说法。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张曼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