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5590811

陈年旧案血染青川,李代明命悬一线



 

 

20166月,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李代明及其亲属的委托,指派我所律师担任被告人李代明故意杀人一案死刑复核的辩护律师,依法为其辩护履行律师职责。我所对本案的卷宗查阅、案情调查及其辩护意见的形成,运用了集体的力量和智慧,李逊律师、李长青律师作为主办,李小萌律师、李金宝律师、刘婷律师协办,组成9人的辩护团队,我们展开了地毯式地阅卷工作,并按照案情将重点内容一一摘录,整理成数百页的材料。大禹律师事务所还对李代明案件进行专项研讨,截至目前为止专题会议时长已超过30个小时。我们仔细查阅了本案一审、二审的卷宗材料,认真分析了四川省广元市人民检察院的刑事起诉书、四川省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以及一审、二审的律师辩护意见,形成13份涉及本案争议焦点及关键问题的质证意见,理清了本案的发生、发展的详细情况;查阅和研究了涉及本案的有关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制作了相关法律汇编;先后十次会见了李代明本人,详细地听取了他的陈述和辩解,曾沿着崎岖的山路,到当年案发地点进行了实地考察,拍照并绘制了当年金坑的地形图,制成各个金坑人员,包括股东、管理人员和工人的人物关系图,对有关证人和其他被告人的一、二审的辩护律师进行调查和访谈,我们曾雨夜之中和驱车百里探访有关的证人。使我们对本案的事实有了较为确切的了解和认识。我们认为本案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对李代明故意杀人一案不宜适用死刑,希望本案的合议庭能采纳我们的辩护意见,本着坚持少杀、防止错杀以及慎用死刑的司法原则,复核本案的死刑判决。

 

20161212日,大禹律师事务所李代明故意杀人一案的辩护团队,李逊律师、李金宝律师等一行五人前往最高院,向李代明故意杀人一案的死刑复核法官提交辩护意见、质证意见以及其他材料,并运用视听设备向法官一一展示,讲解。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最高院死刑复核法官认真听取我所律师的意见,频频就案件中的情节与我所律师进行探讨。会后,李代明一案的死刑复核法官对我所律师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认可,并表示我所律师所做的工作对于其死刑复核工作具有极大的帮助。

案情简介:

1994年和1995年,青川当地对水库淹没区的金矿资源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抢挖。从此,掀起采金狂潮,每天最多时达上万人之众。有人以“百里江面不夜地,千车万人淘金来”形容当时的场景。就是在淘金热潮下,19941017日,青川县为抢夺金坑发生大型器械斗殴,导致18人死亡、16人失踪,造成重大社会影响,而曾经参与修订《矿产资源法》的法学专家李显东表示,该案也是直接导致2年后《矿产资源法》的出台。

 

这起案件的缘由,要从案发三天前即19941014日说起,当时青川县白龙江旁边有三个金坑,分别是小管子、大坪、园坪子。该案的首犯李代明是大坪金坑的大股东,届时大坪金坑在耗时几个月的挖掘工作之后终于挖出了一条金线,不料青川武都镇的李洪得知消息后,为抢夺金坑,纠集了十几人持枪支、木棒到李代明金坑槽子,企图驱赶李代明,造成包括李代明在内3人重伤。随后,李代明为逃跑渡河到对岸,准备向下游园坪子金坑的王医生求助,李洪等人与李代明等人同向而行,顺流而下。李代明逃至园坪子后,同为江油老乡的金坑老板余玉良、廖天成等人得知情况后,即驱赶李洪一方,李洪落慌而逃……

 

由于李洪没有成功驱赶李代明,14日当晚回到武都镇就安排人手回去叫人,准备三天后再去找李代明算账。次日,便组织了一百多人在武都镇吃饭住宿,并买了刀、木棒,携带数把手枪、钢珠枪、火药枪、微冲及炸药等武器,开着三辆客车向李代明所在的金坑出发……

一、二审法院也认定该情节,但是却认为本案的起因确系李洪组织人员欲强占李代明的金坑并打伤李代明等人,但面对侵害,李代明等人没有寻求依法保护,而是共谋报复对方,以非对非,逞强斗狠,安排、组织人员准备刀棒、火药枪、炸药包等凶器,在元坪子伏击李洪方,最终造成极其严重后果。

该起事件发生于1994年,其影响之大,造成后果之严重,实属全国性重大案件,但根据青川县公安局做出的承办说明,由于承办人一直在外办案,没有在刑事案件立案呈批表加盖刑警队和公安局的公章,因此该案直到2001年才将两名金坑的马尾子(苦力)捉拿归案,仅对他们进行劳动教养,便草草了事。直至2011117日,青川县公安局才下达立案决定书。在如此重大伤亡发生之后,公安局一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过了6年事件从未抓捕任何一人,而该案的涉案人员甚至回到家中继续生活,也从未有警方上门抓捕。卷宗中也透露,几乎每一个金坑均有警察作为股东参与其中,而李洪与乔庄派出所所长很熟,某些警察甚至参与到李洪组织的打架斗殴中。青川县公安局一直没有立案侦查,究竟是案情过于复杂,还是为了刻意隐藏某些内幕?

立案伊始,李代明就主动投案自首。随后,朱明文等人也因为李代明的投案而主动到青川县公安局自首。但是一、二审法院均没有认定李代明的自首情节,并认为“被告人李代明虽是主动投案,但归案后,拒不承认所犯罪行,其虽有主动投案情节,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实际上,李代明坚称自己没有参与公安机关认定的14号晚上的共谋,因此一直拒不承认所犯罪行,也影响其自首情节的认定。在此情况下,广元市中院在2012年做出李代明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并且四川省高院于2015年做出维持一审判决的裁定。

律师调查:

实际上,李代明并没有参与17日的大型器械斗殴事件,而是在事发前一日便离开外出治病,并在斗殴事件完结之后才回到现场。李代明之所以被认定为主犯并作为第一被告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其原因在于一、二审法院均认定李代明14日被打之后,为达到报复的目的,组织被告人朱明文、周录贵、辛大春、左建平、余玉良、廖天成、张顺平、杨富国、代乐兵等人共谋,安排组织人员、准备斗殴工具,谋划在元坪子伏击李洪等人。因此李代明被判如此重罪也是源于对其“共谋”的认定!

但是李代明及其家属对此不服,也不认可法院所认定14日的共谋情节,因此在20166月,正式委托北京市大禹律师事务所律师担任李代明故意杀人一案的死刑复核阶段。自接受委托以来,李逊律师、李长青律师作为主办,李小萌律师、李金宝律师、刘婷律师协办,组成9人的辩护团队,随即展开了地毯式地阅卷工作,并按照案情将重点内容一一摘录,整理成数百页的材料。大禹律师事务所还对李代明案件进行专项研讨,截至目前为止专题会议时长已超过30个小时。

 

此外,由于事发年代久远,为了充分了解当年案发情形,勘察案发现场的地形,明确三个金坑的距离和方位,在进行初步阅卷工作后,在20168月中旬,大禹律师事务所律师连同家属驱车前往案发地点——青川县姚渡乡——进行实地勘察。从高速下来之后便进入了崎岖的山路,几乎每二十米就是一个转弯,路上全是碎石,如果是雨天无法进来,很可能有落石坠落。原以为能够勘察当年的案发现场,结果经过当地村民介绍才知道当年的道路早已被江水淹没,不复存在。这为还原当年斗殴的案发现场造成了不小的阻碍!为了不放过发现任何证据的可能性,律师们驱车从白龙江的上游往下游方向走,沿路不断向当地乡亲打听、不停对地形的勘察定位,终于勘察出当年几个金坑之间的距离,明确19941014日李代明等人被李洪追赶的逃跑线路以及时间。通过这次勘察发现,判决书认定的“参与14日晚上共谋的主要人员”当晚追赶李洪至白水街后回到“共谋”地点的时候至少已经10点钟,而卷宗中提及14日晚共谋的时间大部分在大概78点钟,而这个时间参与共谋的主要人员不可能回到元坪子,这给予大禹律师事务所律师更多的信心,判决书所认定的共谋一事可能并不是真实的!

随后,结合现场勘察带回来的第一手资料,本案律师在进一步深入阅卷的过程中,发现许多被告人在笔录以及庭审中均提及在案发的前一日——即李代明去看病之后,曾有警察向金坑的人员报信称李洪要组织人员准备来武装械斗,并让金坑的人员做好防范,而从此刻开始,金坑进入紧急状态,开会并组织人员望风警戒、准备木棒、炸药包等工具。而这一发现,正好与勘察发现的情况逻辑形成一致,即14日晚上根本没有时间进行共谋,而在案发前一日又出现警察报信的突发情况,金坑人员才开始准备工具防范李洪的到来。随即我们再次召开研讨会,将这些发现整理汇报,大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决定再次深入青川,向证人核实当年的情况。

9月下旬,五名律师动身入川进行调查,此次调查取证中,律师们的工作遇到了很多问题,如由于年代久远,许多证人的联系方式已经失效,根本找不到该位证人;又如证人担心自己说出真实的情况,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而刻意隐瞒某些事实;又如因没有联系电话,只能在证人家门口蹲点,还遭遇下雨而无地可躲的地步;又如律师没有检察官的公权力,在与证人进行沟通对话之后,却无法让证人在笔录上签字,使取证的效果大打折扣。除了在向证人取证过程中困难重重,对于还在看守所里关押的已经判决生效的同案在押犯,看守所也不允许律师进行会见,切断了能够最直观了解案情真相的途径。


此次调查虽困难重重,但在大禹律师事务所律师们的努力下,众多证人的证言均与勘察以及阅卷的发现逻辑一致,即证人并没有亲眼看到在笔录中声称的共谋14日参与共谋的主要参与者在时间上没有参与共谋的可能性,这就说明如果选择性地认定某些证据,可能会出现完全不同的结果——14日晚共谋1516日准备工具,17日伏击;同时也可能是——16日下午警察报信,16日晚上开会并准备工具,17日得知李洪要来而进行反击。

此外,大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还发现,二审裁定出现两处严重的程序性错误:第一,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廖某某一审没有辩护律师,根据《刑诉法》第三十四条第三款规定,应当为其指派辩护律师,但是二审裁定却认为本案并没有因为没有指派廖某某辩护律师而影响案件的公正审判,同时二审期间为廖某某指定了辩护人,而据了解,廖某某二审辩护律师是在距离开庭前几天才收到指派通知书,而案卷材料则多达47卷,且许多卷宗还是手写的,根本无法在几天时间内为廖某某做出有效辩护,剥夺了廖某某应有的辩护权;第二,二审裁定维持三名被告人郭某某、辛某某、张某某死缓判决以外,该裁定还作为核准上述三人死缓的裁定书。即该份裁定书将死缓应有的三重程序——一审、二审、死缓复核,硬生生变成了两重程序,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破坏了正常的司法程序!

大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在接受李代明家属委托至今,一直坚持保持尊重事实的态度,努力还原1994年斗殴的缘由和真相,维护李代明的合法权益,本案的所有律师将对上述问题以及全案证据继续深度挖掘,并将所发现的问题全部呈现给最高人民法院,力求让最高人民法院在全面了解案卷情况的基础上,做出公平、公正的判决。